浅葉の玉

这里莲厨一只~主写明主_(•̀ω•́ 」∠)_慎关,长篇大概率会坑

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吗?

LOFTER图书管理员:

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一起来创造角色吧!——人物设定篇


活动标签: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活动时间:12月7日——1月6日(第三季时也可参与本次主题内容)


活动内容:

(发布原创人物创作内容,并使用#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标签,即算作参与活动)

【角色创造】 

文,图形式不限。以下为必填项:

【姓名】:

【性别】:不做限制。可以开放脑洞写无机物/AI无性别等

【职业】

【世界观背景】:不做限制。古风、西幻、未来科技都可

【简单外貌描述】:

【特殊能力】:可以留空,普通人/配角也可以很精彩哦(观察者视角

【简单的角色故事】完整人设图OR人物小传,文本≥800字

 

写手、画手可单独参与,也可以合作组队参与(双人组合、冒险旅途相遇之类的设定都ok!开动你们的大脑!)

可以在评论区互相勾搭一波~

 

活动注意事项:

  1. 一位参赛者仅可创作【一名固定角色】参与本次活动,但可以产出多个内容进行设定补充,或参赛者之间角色互动

  2. 本次活动要求纯原创,不可借鉴、抄袭他人角色,不可使用同人作品参与活动

  3. 版权归属作者。在获得原作作者授权后,LOFTER有合理使用其参赛作品作为宣传使用的权利,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在平台、微博、微信等推广途径中署名使用等 

  4.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LOFTER所有

 

【附加题 NPC命题绘图】

【NPC】图书管理员

【本名】未知

【形态】獾,有人形,什么都知道(包括八卦)装备:单片眼镜

【所处副本】知无不尽图书馆

【副本描述】馆内时间静止,不允许打架斗殴,所有能力全部禁用,适合疗伤静养、躲避追杀、居家旅行(不是)等用途。单次入馆最长时间不得超过30天

 

活动奖励:

  1. 【优秀作品】有机会入选活动专题(如专题页面产品调整,会以【图书馆管理员】主页发布形式展示,各大官方账号推荐)

  2. 【最佳作品】(综合热度+质量)在下赛季活动期间,获得活动开屏登场机会

  3. 【概率掉落】下一赛季NPC任命发布机会


 

【下一季预告】

图书馆大战第三季 角色大乱斗开启!——场景&互动篇

【新春寒假,等你加入】

作为一个写手,最大的乐趣就是成天学鸽子叫,更文?hhhhhh你在说什么啊?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我跟你们刚,这些坑我就是不填了!(来自一个被手机卡到发疯的神经病患者)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文啊,你在天国过的可好?
你们能理解一个穿了四件衣服盖着两床被子怀里抱着一个热水袋还冻到瑟瑟发抖的人的感受吗?不!你们不能!(此人已疯)

[今日份的leader依旧如此的……]又名[今日的leader依旧没被改心]
又又名[天啦噜,我的情敌怎么这么多?!]又又又名[万人迷团长(九艘跳来栖晓)的翻车现场]

沙雕短文,全体ooc有。
感觉晓哥的性格更适合这篇沙雕,所以下文就称来栖晓了(๑•̀ㅂ•́)و✧
私设双叶对晓只是兄妹情,明智和晓是地下情侣。

[今日份的leader依旧如此的……]

[明哲保身]:这群谁建的?
[大叶子]:我!ヽ(•̀ω•́ )ゝ
[杏仁和榛子你要哪个]:这个群名是什么鬼?
[世纪末学姐]:杏你的群名片也很……
[我只要真理!]:莫名的和我的群名片很配哎?
[光明骑士]:请问这个群究竟是干什么的?
[大叶子]:哼哼~总算有人问到点上了~( •̀∀•́ )
[fox]:什么点?是中×国画的那个点吗?[注1]
[花瓣雨]:不是指那个啦。
[金毛犬]:这个fox一点都不像狐狸。
[师仆]:喂喂,你们的话题又跑偏了……
[星之占卜师]:@大叶子 请不要再吊着我们了
[救死不扶伤]:再不说我可就退群了。
[大叶子]: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
[大叶子]:我把喜欢团长的人全部拉进来了!(๑•̀ㅂ•́)و✧
[我只要真理!]:喂喂……你说的团长该不会是……
[救死不扶伤]:小白鼠?!
[光明骑士]:晓君?
[大叶子]:没错!我可是都有证据的哦~(ฅ>ω<*ฅ)
[fox]:是嘛,原来我喜欢的是晓啊。
[杏仁和榛子你要哪个]:那为什么祐介和龙司都……不会吧……
[金毛犬]:不不不,关键是明智那小子也在这群里!
[师仆]:上面说的明智不会是那个侦探王子吧……
[星之占卜师]:我是有算到晓君的桃花运很泛滥啦,可没想到居然连男生也……
[大叶子]:救、救命唔啊啊啊啊啊啊dcyrshfxgcgg
[世纪末学姐]:双叶?你怎么了?
[花瓣雨]:压到键盘了?
[大叶子]:晓他、他、他来我家了!现在就在楼下!!!!∑(°Д°ノ)ノ
[大叶子]:而且明智也在旁边!摩纳从窗口跳进来叫我赶紧跑,它说晓都知道了!(°Д°≡°Д°)
[大叶子]:语音
文字:晓:老板,能开下门吗?我找双叶有急事
双叶:惣治郎!不要开啊啊啊啊啊啊啊!!!!!!(惊恐的喊叫声)
[杏仁和榛子你要哪个]:求生欲极强hhhhhh
[明哲保身]:刚开始的消息是晓发的,之前我的手机一直在晓手上*^_^*
[救死不扶伤]:我似乎知道了什么……
[金毛犬]:我怎么从晓的声音里听到了杀意……
[大叶子]:我觉得我可能药丸_(:з」∠)_
——[日月晨晓]已进群——
[日月晨晓]:我觉得你需要改心
[大叶子]:我已经改过了……(垂死挣扎·jpg)
[日月晨晓]:再改一次(冷漠)
[大叶子]:QAQ

晓怎么可能真的对双叶动手,他只是吓唬吓唬她罢了,至于后续?
后续就是这个群被解散了,而且解散前明智还在群里公布了他们的恋情。
当然了,第二天晓就被他们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里去了。

——end——

[注1] 祐介指的是传统中国画的基本技法:(勾)、(皴)、(点)、(染)。

[碎碎念]
很沙雕很短的一篇文,我在考场上写在草稿纸上的(纸没了),凭记忆码出来的,真的超短(๑❛ᴗ❛๑)

什么情况???都过去好久了还屏蔽?
简直莫名其妙。
虽然知道是特殊时期,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有关那方面的文我都设置了仅自己阅读,所以要看的话就只能等这段时期过去了┐(´-`)┌

60fa来凑个热闹。
来啊,无所畏惧!
反正我fa不多(等等我是不是立了个flag)
具体可点cp看tag,顺带占tag致歉。(可以特别要求cp,但要我看过的)

沉迷于海达×魔达这对cp无法自拔……
不,你要理智!
你是个P5圈的写手!
不能叛离到巴拉拉的圈里去!
可这对真的超好吃(๑•̀ㅂ•́)و✧
双女王也好好吃啊……(口水)
好想写……_(•̀ω•́ 」∠)_

@_卿凉薄_
第三次重发qwq

还是
要次
布丁

糯·米·糍!

抱歉诸位……我真的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啊啊!
沙雕图奉上,请笑纳(* ̄3 ̄)╭♡❀

我、我这是过气了……???(其实压根就没火过吧)难不成那58个粉都是假的???(严重怀疑人生ing)

[你好,另一个我。]水仙 正式版

并不存在妄想出来的来栖晓×重度抑郁症病娇雨宫莲
攻受无差。
趁我爸不在赶紧偷偷摸摸的把之前码的文发出来,恭喜我成功又多了一个坑_(•̀ω•́ 」∠)_
ooc有,私设有。

这夜色是前所未见的深沉。
耳边是那男人愤怒的喊声和刺耳的警笛声,耳中却是嗡鸣着,将多余的噪声隔绝在外,却又不完全。
眼前五颜六色的夜景印在他涣散的灰色眸子里,一点点的纠缠着,悦动着,最后彻底融入了他的眸子里——那眸子深处再也不是纯粹的灰色了。
他茫然的睁着眼,努力想要去从对现在的他来说复杂的信息中分辨出点有利的。
他看着那个站在象征着公平的台子后的男人在他人的操纵下神情木然地抬起了决定他未来的锤子。
为什么不辩解?
即使知道他必须要说点什么来为自己开脱,可为什么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因为父母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孩子?
或许是知道自己无论怎样也逃不过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或许……或许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也许以后别人会为他的遭遇而抱打不平,可没有人能了解他的心情,无论是谁都不会。
我没有错啊?为什么他们都说我做错了?

蜷缩在狭小的昏暗的房间里,目光落在透过窗帘挤入房间里的那一抹显眼的皎洁月光。
那月光隐隐约约的,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姿态将房间里那人狼狈的姿态全部一点不落的显现出来。
染血的绷带、凌乱的衣物、反着冷光的残破不堪的玻璃、以及少年无神的浅灰色眸子。
房门被人打开了一条缝,白色的光落在他身上,似要将他一分为二。
一声浅浅的叹息响起,里面有些许无奈,却没有厌恶。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那人似乎是认命似的摇了摇头,将门彻底打开,然后走进来,动作温柔的将少年小心翼翼的搀扶起来。
光线明亮的房间里,少年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一只手臂被人托着,露出了狰狞的伤口。
那人用另一只手拿着镊子,夹着沾染了药水的棉球,一点点的涂抹着伤口。
当棉球碰到伤口最深处时少年的瞳仁动了动,将视线聚焦到对方脸上。
微乱的刘海遮住对方大部分的眼睛,少年只能看到他与自己不同的金色眸子。
“终于有反应了。”很奇怪,明明那人一直在看着伤口,却像是发现了他的视线似的这样说了一句。
雨宫莲张了张嘴,双唇上下翕动了几下,才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你是谁……”
那人的动作顿了顿,将镊子放在桌子上的盘子里,拿起了一边的纱布。
他托着少年的手将纱布的一头压住,另一只手拿着纱布一圈圈将伤口包裹住。
“忘了吗……”他轻轻的说着,是原来如此的平淡语气。
他包扎好伤口,放下纱布,用金色的眸子注视着少年。
“初次见面,我叫来栖晓,是……”
那人的双唇上下动着,雨宫莲茫然的睁着眼睛,却听不到那个“是”字后面的话。
来栖晓眨了眨眼,雨宫莲这次能听到声音了:“总之,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接下来的几天你会和我住在一起,请多指教,莲君。”
“请多……指教。”

雨宫莲不适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目光疑惑的投向刚刚收回手的来栖晓。
“平光眼镜,你不是不敢看别人的脸吗?”来栖晓露出了笑容,“我想这个应该可以帮你。”
“谢谢……”
“不是什么大事,帮助病人早日康复是医生的职责。”
病人和医生……吗……
雨宫莲的眸子暗了暗,只不过因为眼镜反光的原因,来栖晓并没有注意到。
眼镜确实很好用呢。
他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

——下接

少年捧着小碗,大口大口的将碗中苦涩的液体吞咽下去。
他看似面无表情的,实则以难以察觉的微小弧度皱起了眉头。
来栖晓走过来将一个玻璃瓶放在桌子上,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太苦了?”
雨宫莲将喝光了的碗搁在玻璃瓶旁边,眼光偷偷看向了玻璃瓶。
五光十色的玻璃纸在其中反射着彩色的光。
是糖。
他这样想着,不自觉的舔了舔唇,答道:“像咖啡。”
来栖晓轻轻的笑着,修长的手指从玻璃瓶中捏出一颗红色糖纸的水果糖。
雨宫莲看着鲜红的糖纸被他灵巧的剥开,水果糖被他用糖纸捏着送到面前。
雨宫莲没动。
来栖晓的动作顿了顿,像是有些懊悔的想收回手:“抱歉,是我逾越了。”
末了他又低低的喃喃道:“果然还是太早了吗……”
雨宫莲眨了眨眼,伸过头去含住了那颗糖。
甜滋滋的味道瞬间在口腔里弥漫开,雨宫莲咽了咽口水,含糊不清道:“谢谢。”
来栖晓怔了怔,随即展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用谢。”
是草莓味的。雨宫莲想着,用舌头包裹住糖果,苦涩的味道全部被覆盖。

过去的苦难不能被舍弃,它只会被现有的短暂的幸福覆盖。
就像是吃了一颗糖,甜味过后仍然是苦涩,而且更加令人难以接受.
一旦尝到了甜头,就没有人会再愿意去吃苦了。
人总是更喜欢的积极的东西,不是吗?

“我要暂时离开一会儿。”来栖晓亲昵的摸着雨宫莲柔软的头发,他的神情温柔,却又带着些担忧。
“不会太久,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嗯。”雨宫莲攥紧了双手,低下头应了一声。
一会儿是多久?不会太久又是多久?
他就像是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样执着于一切会让他感到不安全的东西。
尽管心中再怎么不安,雨宫莲仍然答应了对方。
来栖晓心疼的抱着雨宫莲,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半个小时后我就回来,绝对不要出去哦。”
“嗯。”雨宫莲回抱住来栖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松开手。

半个小时过去了。
雨宫莲不安的绞着衣角,频频的看向门口。
最后他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冲向了门口。
推开门,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雨宫莲没有迟疑的踏入黑暗中,坚定不移的往前走去,唯一的光源被他抛弃在身后,逐渐远去。
黑暗中仿佛有许多无形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听到有嘈杂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他的深入一点点变清晰。
“他就是那个有犯罪前科的人啊。”
“人不可相貌,看来以后要离他远点了。”
“就是说啊,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噫~他看过来了,走开啊,真晦气。”……
雨宫莲握紧拳头,只是不停的往前走着。
“晓……”他无助的四处张望,“你在哪儿……”
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于他只能听到那些声音,它们像是空气一般无处不在。
雨宫莲捂住双耳,慢慢地蹲下去,闭紧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闷哼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中,雨宫莲猛地睁开眼睛,站起来向前跑去。
“晓……!”
他感觉到了风,他看见了远处出现了风景,他看见了来栖晓!
不对……
他的脚步一点点慢了下来,雨宫莲睁大了眼,看着眼前背对着他站着的人。
那不是晓。
那人像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似的,慢慢的转过身。
雨宫莲看到了一双鲜红的眸子。
那人肆意的笑着,右手拿着一把枪,而那把枪的枪口正对着一个人。
那才是晓。
“你好,另一个我。”那个红眼睛的人笑着说道。

雨宫莲睁大着眼,浑身如堕冰窖般的冰冷。
啊,他想起来了。
他在从法庭回家的路上晕倒了,之后就看到了晓。
当初晓说的话他其实听到了,只不过是被他下意识的忽略了。
那句话是“初次见面,我叫来栖晓,是另一个你。”
这些天的朝夕相处,全部都是自欺欺人的。
全部……都是……骗人的!
雨宫莲踉跄着退后了几步,跌倒在地上。
来栖晓冲过来,将雨宫莲护在身后,警惕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那人似乎是很无奈的摊开手,摇摇头:“我不是说了吗,履行我被创造出来的职责啊,就像你被创造出来的原因一样。”
他微微眯起了眸子,“把他从虚幻的世界中拉出来!”
来栖晓咬牙:“那不是他本身的意愿。”
“你确定吗?”对方不急不缓的说道,像是胜卷在握的君王。
“确实,我之所以会被创造出来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外面的影响,但更多还是因为自身的愿望。
关于这一点,我想你应该也是清楚的,毕竟我们都是衍生体,或多或少的能了解一些主体的想法。”
来栖晓沉默下来,转头看向雨宫莲。
雨宫莲没有说话,他只是偏过头去看着别处。
“我明白了……”来栖晓的眸子暗了下来,但他很快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他跪在地上,捧起雨宫莲的脸让他直视自己,“不用自责,只要是你的选择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能陪你度过这段时间,是我的荣幸。”
说完他便向前倾去,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雨宫莲苍白的唇。
来栖晓松开手,双手放在膝盖前的地面上,低下头去:“这段时间承蒙您照顾了。”
眼泪终究是没有忍住,雨宫莲眨了眨眼,努力让自己的声线保持平稳:“我才是。”
“那么……再见了。”
“嗯……再见。”
“不要哭,我们的使命完成了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
他停顿了一下,“所以回到现实后好好活下去吧。”

生活再怎么糟糕也还是要继续的,雨宫莲戴上了眼镜,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重新开始。
他本以为这一生都不可能再见到晓。
直到他某一天独自一人进入了印象空间。
他看到了那双熟悉的金色眸子,看见那人带着他熟悉的笑容用他熟悉的语气说:
“我回来了。”
joker、不,雨宫莲笑着迎了上去:
“欢迎回来。”

——完——

事实证明,红眼睛的波特真的只是被我拉出来露个脸而已……